400-662-1234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我生命的价值该由如何的载体来承负?

  作者:admin  发表时间:2017-08-26 16:03

 
  蓦然间有种茫然的感觉,不知是太久的静默的时空让人产生的一种神经错觉,还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?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。一个人端坐在值班室,已经忘却了什么叫做所谓的寂寞。也许早就习惯了这种状态,也许麻木于时光的潸然逝去。
  
  山上的日子过得飞快,还未曾感知什么?就到了下班的时间,工作千头万绪总算清理的差不多了。本不想啰嗦工作,可身在单位,面对着所有让你不由的想到的就是工作。山间的夜晚有点清冷,月色朦胧,荒凉的山头,万物亦然入眠,而此刻的我似乎已经忘却了睡眠,对床失去了应有的眷恋,只想人如果能够时刻醒着该有多好。心中总感觉有许多的事情要去做。精神的荒漠使我对书籍万分的饥渴,工作闲暇之余忍不住想多读点书。当我心悸不安之时,总在仰望浩渺的天空,借以映衬自我的渺小,我们无法去预知未来,但我们不知道历史,就是对文化的亵渎。最近在研读汉朝武帝时期的历史,一个个历史人物跃然纸上,渐渐的熟悉于胸间。使我对我们民族的先祖不禁肃然起敬,我们脚下的土地正是先人用血肉之躯一寸一寸的开拓出来的,一代帝王为我们整个民族竖起了千年的丰碑。都是人在书写历史。但作为个体如若不在忘却了历史,那么活着还能读懂明天多少呢?走进古人的时空,无不为古人的气魄所震撼。
我生命的价值该由如何的载体来承负?
民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相信千年前的智慧毫不比我们现在所掌握的逊色多少?以及文化对当时所起到的主宰作用。我们总是浅薄的认为封建体制下,做皇帝是件很舒心的事情。其实皇权的集中只是国家统治的一种需要,皇帝亦不过是一种载体。汉高祖刘邦创立了大汉帝国,有心统一全国,却无力圆梦,通过文景之治,休养生息,运用老子道家的无为而治,为国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。武帝时期的废除百家独尊儒术,是变革时期一种统治的需求,开疆扩土需要的是一种无畏的霸气。民族的士气第一次得到了蓬发,从历史的角度看,江山是民族的,帝王换了千年,而如今踩在脚底下的仍旧是我们华夏子孙。可以说没有汉武帝就没有我们现在版图的轮廓,那亦是我们汉民族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开疆扩土。亦是我们汉族人唯一的一次雄性的展示。大汉雄风,我仿佛看到了滚滚的狼烟,看到了驰骋在荒漠草原上战马,英勇的士兵在为子孙开拓生存的空间。看到历史让人心潮澎湃。
  
  思维回到现实不由的落寞,江山也不知何时在沉睡,电视上歌舞升平,不知道人们在快乐着什么?恍然间生命已过几十个春秋,仍旧一事无成于这个属于自己的时代。奢谈历史,而自己仿佛遗失在岁月的尘埃之中。在这个夜晚不知什么东西沉淀在我的心头,让我无法顿悟无以释然,忽然间对命运对人生有了紧迫的思考。路不应该这样茫然的走下去。恍然间这个春天又走进了尾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