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662-1234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用一些非常手段去改变一个孩子,也算是“因材施教”罢

  作者:admin  发表时间:2017-06-25 10:51

 
 
  “喜”字略显俗气,是指尘世里的好,是内心一时喷薄而出的欢喜;“悦”则带着禅意,飘飘乎如晨雾浮在山间,柔柔乎如丝绸拂过肌肤,是曼妙惬意的欣喜。当“喜”遇见“悦”时,便可以淋漓尽致地表达内心的喜欢和感动了。所以,我甚爱“喜悦”一词。
 
  生活,常常因为遇见喜悦而变得美好。
 
  回娘家小住,最喜欢提着篮子跟着母亲去她的菜园。轻轻走在一畦一畦的菜垄间,排列整齐的韭菜舒展着细长的身子晒着太阳;白菜摇曳着微胖的身段,向我展示着她平民的美貌;葱不动声色地从土里取出沁人心脾的情义;还有田边的那棵苍老的花椒树,经营着满身的刺,守着他古老的脾气——鲜美的麻。当他们一样一样跳进我眼里的时候,便有一种最朴实的欢喜在心中涌动。我想,我遇见了喜悦。
 
  工作忙碌,常常加班,半夜醒来再无睡意。我便披衣起床,索性开窗观景。月光照进来,星星走进来,风有时也跑进来,更有时,会有几只彩蝶因为看见光而误打误撞飘进来,在卧室的墙角逗留片刻。窗外的街道上偶有几辆车飞驰而过,车灯的光剪开夜的幕布,消逝在路的尽头。行道树静默着,路灯睁着惺忪的睡眼,发出柔柔的光。剩下的,是宁静。这一切若是在白天,怎么看得到呢?看来失眠也不是坏事。顿时,我觉得自己偶遇了喜悦。
 
  寒假后第一天上班,我开完会,准备回教室做卫生,好迎接熊孩子们归来。推开教室门,桌子整整齐齐,地上干干净净,雪白的墙壁闪着亮光。阳光正好从窗子跳进来,铺在地砖上。窗台的绿萝熬过一个寒冬,竟然还顽强地活着,油油的叶子若是会发声,定会在阳光里高歌一曲。还有角柜上刚插好的一大束勿忘我,静静地吐着芬芳。这一切,都是几个妈妈和几个孩子悄悄送给我的新年礼物。那一刻,觉得自己又遇见了喜悦。
 
  情人节,大街小巷飘荡着玫瑰的香,氤氲着爱情的清甜味道。我的红笔游走在一本本作业间,沁入肺腑的都是淡淡的墨香。一个陌生号码闪动在手机屏幕上,平时会置之不理的,今天却没有缘由地接听了,原来是送花人打来的,说有一束鲜花要我签收。那束火红的玫瑰刺到了我的眼睛,也刺激了我的小心脏。翻开卡片,熟悉的签名告诉我,那是长相厮守15年的“老情人”——我的老公送的。那个一直认为买花不如买米实惠的家伙,再次让我遇见了喜悦。
 
  ......
 
  生活,是这样的美,这样的让人喜悦。我见喜悦,是薄晨中的荷,淡淡飘逸而出,透着人世间的欢愉与美好;喜悦见我,是一低头的羞涩,是一举手的婀娜,是一瞬时的感动。让我边走边看,边看边感受,边感受边收藏,也许在下一秒,我又会遇见你!
 
  第178章默认分章[178]
 
  坐在讲台上的孩子
 
  “黄同学,请看黑板!”
 
  “黄同学,你在干什么,请你看黑板!”
 
  “黄同学,又在发呆,请你看到老师这里来!”
 
  .......
 
  N次提醒,仍未果。
 
  “有请黄同学到讲台就坐!班长,帮他把桌椅搬上来!”我突然一声令下,同学们顿时一片哗然,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班长林翼手脚利落,三两下就把他的桌椅移到讲台上。黄同学杵在原地,一脸惊愕,捏着钢笔的手放在哪里也觉得不合适。“怎么?我隆重地邀请你到讲台和我平起平坐,这VIP的待遇你还不接受?来来来,这边风景独好,你既可以看老师是怎么站一个小时给大家上课的,又可以欣赏同学们是怎么专注听讲的,多好!”
 
  我的话音刚落,同学们都笑了。有同学还附和着说:“黄同学,快去呀!去体验一下!”他这才磨磨蹭蹭地走上台,极不自然地面朝我坐下。
 
  我继续讲,孩子们继续听。我把重点写在黑板上,孩子们也在复习本上奋笔疾书。我大声读书,孩子们也大声朗读。或读,或写,或讨论,一点也不受这个“小插曲”的影响。黄同学呢,因为“坐得高”看得远,被同学们专注学习的气氛感染了,竟然再也没有走神。他还时时打量我在讲台上激情讲课的样子,当他看到我捂着鼻子擦黑板时,眼里流露出柔软的光——也许他从来不知道,老师在讲台上是这样“吃粉笔灰”的。
 
  下课还有五分钟,同学们正在埋头做笔记,黄同学也在认真做笔记。就在我抬头扫视全班的时候,突然发现窗外有个身影——是查堂的领导!看样子,她在外面站了好久——许是对我把孩子请到讲台上的做法不甚理解,想看个究竟。
 
  我知道,被学校批评是难免的了!但,我没有出去向领导解释。
 
  课后,黄同学很自觉地找我承认错误,他说老师讲课很辛苦,他应该认真听讲;他还说,看到同学们都很认真,为自己总是不听讲感到羞愧。我甚感欣慰,让他把课桌搬下讲台。
 
  下班前,我果然在当天的学校常规反馈栏里看到了公开批评——304班有个孩子坐在讲台上!而且是用红色字标出来的,虽谈不上触目惊心,但的确很醒目。看后,我不禁笑了——学校一直对孩子呵护备至,坐到讲台上听讲,是极不恰当的教学行为,我的确错了。
 
  但是,黄同学自从那次“居高临下”听讲后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上课不走神也不打扰同学,还高高举起手抢着回答问题,尽管一次又一次答错也坚持举手,而且还提高了学习效率,慢慢改掉磨蹭的习惯。要知道黄同学是出了名的懒散和磨蹭,曾经因为不完成作业,连圣诞狂欢都没有参加;曾经因为做作业到半夜,妈妈来学校哭诉说想不到任何办法。如今这个大变化怎么不令我欣喜万分呢?即使被学校批评一次,也值了!
 
  看来,“重病得用猛药”,对“非常”学生,得用“非常”教法,即使在当时看来有悖常规,但教育效果却是极好的。“教无定法,贵在得法”,只要以爱为出发点,以教育为目的,以不损害孩子身心健康为底线,用一些非常手段去改变一个孩子,也算是“因材施教”罢!